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站长
  >> 分 类 导 航
【新闻资讯】
  >> 超 级 搜 索
栏  目  
类  别  
关键词  
 站内搜索  
  
  >> 热 点 新 闻
 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校车事故
 《最新旅游案例精解》一书出版发行
 男子与保安起冲突被围殴近半个小时
 “模仿灰太狼暴力案”制作公司上诉:法律未规定提醒
 产妇分娩难忍疼痛大叫 陪产丈夫安抚不成反动手
 湖南凤凰古城与广东中山大学争“陈寅恪故里”
 村官进行岗前职务犯罪预防培训。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新进展:书记县长等被立案调查
 下水井盖缺失致人坠入溺亡,可依法赔偿
 深圳发生两辆大巴车站相撞致22乘客受伤
新闻资讯 →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新进展:书记县长等被立案调查
 查看方式: 查看:[ 大字 中字 小字 ] [双击滚屏]
江西宜黄拆迁自焚事件新进展:书记县长等被立案调查

最新进展

新华网江西频道9月18日电 本网获悉,17日晚,抚州市委对宜黄县“9·10”拆迁事件相关责任人作出处理。

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县长苏建国对“9·10”拆迁事件负有重要领导责任,抚州市委决定分别对其两人立案调查;

宜黄县委常委、县政府副县长李敏军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抚州市委决定对其立案调查,并免去其宜黄县委常委、县政府副县长职务;

宜黄县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县房管局局长李小煌负有直接责任,抚州市委责成宜黄县对其立案调查,由宜黄县委免去其县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县房管局局长职务;

宜黄县建设局党委委员、县房管局副局长、党支部书记纪焕华负有直接责任,抚州市委责成宜黄县对其立案调查,由宜黄县委免去其县建设局党委委员、县房管局副局长、党支部书记职务;

宜黄县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局长范剑华负有直接责任,抚州市委责成宜黄县对其立案调查,由宜黄县委免去其县建设局党委副书记、局长职务;

宜黄县交通局党组副书记、局长熊继勇负有主要领导责任,抚州市委责成宜黄县对其立案调查;

宜黄县公安局副局长兼凤岗镇派出所所长黄健负有一定责任,抚州市委责成宜黄县对其进行诫勉谈话,并写出深刻书面检查。

   另据报道:在抚州市委的处理决定刚出台不久,9月18日1时左右,伤势严重的叶忠诚因抢救无效死亡。现年79岁的叶忠诚是拆迁户钟如奎的大伯。目前,抚州市有关部门正在进一步与家属沟通,协商解决善后事宜。

 

相关链接

江西宜黄县一拆迁户三人自焚造成严重烧伤

    新华网江西频道9月12日电 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发生一起因拆迁引发的拆迁户自焚事件,三人严重烧伤。12日中午,宜黄县政府通报称,是“城建部门工作人员到拆迁对象家中,就房屋拆迁开展有关政策法规解释和思想教育工作期间,拆迁对象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3人。”

    2007年宜黄县政府为兴建河东新区客运站,对涉及这一项目的居民住宅进行拆迁,其中包括钟如奎的三层楼房。但钟家和政府一直未就安置和拆迁条件达成一致。

    宜黄县政府在县政府网站上的通报称,9月10日上午,宜黄县相关工作人员再次到拆迁对象家“进行政策法规宣传,动员其接受补偿安置”,没料到出了这样的事。宜黄县有关负责人称政府正在“全力救人同时展开调查”。

    目前三名烧伤者已被送至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救治。记者看到病人被安置在ICU病房,三人伤势严重。

    伤者家属钟如翠告诉记者,伤者是她的母亲、大伯和姐姐。她介绍说事发当天有公安、城管来到她家,她也不知道三位亲人身上是如何起火的,她还拿着一些事发时别人拍的照片称,三人身上着火后现场工作人员没有及时施救。(完)

拆迁再酿悲剧 江西3人自焚

  9月10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强拆引发一起自焚事件,三人被烧成重伤,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对此,12日,宜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该《情况》称,拆迁对象本想以浇灌汽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不慎误烧伤自己。

  1、最后一个拆迁对象

  引发事件的房屋位于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凤冈镇东门郊外农科所25号。据大江网报道,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楼,住着钟如奎一家。共三套房产证,拥有人分别是钟如田、钟如奎、钟如满三兄弟。据该县房管局局长李小煌介绍,2007年,宜黄县政府兴建河东新区客运站,项目得到了上级部门的批准,并于2007年开始对涉及该项目的居民住宅进行拆迁,由宜黄县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负责拆迁工作。在拆迁过程中,由于当地百姓对拆迁补偿价格和安置条件不满意,拆迁工作一直步履艰难,一直到2009年年底,才将大部分居民住宅拆除,而钟如田家的三层楼房成为最后拆迁的对象,但协调了多次,双方一直都无法就安置和拆迁条件达成一致。

  钟如翠是三人的妹妹,她说从今年5月起,这栋房子就被停止供电,后来供水也停了。钟家一直向上反映此事,但没有任何结果。所以被迫自己买了发电机发电。他们家附近就是一个加油站,每天都买二三十元钱的汽油发电用。

  2、母亲拎着汽油上了楼顶

  据钟如翠称,事发当天上午9点多,分管城建、房管的县领导带队,房管局范某,凤冈镇派出所指导员熊某以及40多人的警察、城管队伍来到他们家。对方表示要进屋检查汽油。钟如翠说,你们有搜查证么?对方表示是“紧急情况”。

  当时钟家有钟如翠和两个妹妹钟如琴(31岁,未婚)、钟如九,母亲罗志凤(59岁)、父亲的结义兄弟叶忠诚(他们管他叫大伯,79岁)在家。钟如翠在门外与官员们吵了起来,其他人就把门给锁上了。几分钟后,警察强行把门打开,冲了进去。钟如翠也跟着一起往楼上跑,试图阻止他们。她说自己很快被人扯着头发拖回一楼。

  根据记者得到的现场照片可见,罗志凤和叶忠诚此时拎着汽油罐上了楼顶,约一分钟后两人身上就着了火。钟如翠说,当时她被摁在地上,也不知道怎么就着了,“我们知道他们这次来就是要控制我们,然后强拆,工程机械都开来了。妈妈和大伯可能是一时情绪失控。”

  3、自焚时穿制服者无人施救

  得知母亲和大伯自焚后,钟如翠说自己拼命挣扎想上去救人,但仍被牢牢控制住,无法动弹。从现场图片拍摄时间上看,两分钟后,二楼的钟如琴像个火球一样从楼上跳了下来。据钟如翠事后问钟如九,钟如九当时正在用相机拍摄,也不知道钟如琴怎么就着了。

  钟如琴自焚跳楼后,钟如翠终于挣脱了,和闻讯赶回来的哥哥钟如奎一起用沙子将钟如琴身上的火扑灭。照片上,在场的其他人都无动于衷,叉着腰看着他们俩救人。从照片时间上可见,直到起火后6分钟,钟如奎才跑到了房顶上,并把房顶扒开,将罗志凤和叶忠诚两人救下来。此时二人身上的汽油都已燃尽。起火后14分钟,罗志凤和叶忠诚被救下楼,送到了救护车上。

  钟如翠已经想不起来救护车是谁叫的,她曾在钟如琴跳下来后央求警察用警车送她去医院,但现场的警察说警车不能用,要等救护车。

  自焚发生后,钟家的相机和手机都被收缴。目前记者得到一组记录了事件全过程的照片,是其邻居在较远的距离所摄。正像钟如翠所说的,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一个穿制服的人参与救人。

  4、三人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三名伤员首先被送到宜黄县医院抢救,当天下午1时许转至抚州医院,最后于当天下午4时许送到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中心,目前在ICU进行治疗。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烧伤科主治医师肖主任表示:三个病人都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死亡,危险期可能不止一两个月。

  在烧伤中心,家属称见到了宜黄县房管局一位姓范的官员,事发时他在现场。

  现在治疗费用还未要求家属支付,家属从范姓官员处得知,治疗费用估计得上百万元,要家属在看到发票后签收收条,等以后“看法律决定谁来付这个钱”。

  钟如翠表示,事发后一家人全都到南昌来了。房子目前还没拆,只有嫂子和小侄子在家守着。她说,现在完全没办法睡觉,一闭上眼就是妈妈和妹妹全身着火的样子,还有妈妈呼喊她的声音。

  据《南方都市报》

  该事件发生后,宜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于9月12日,在其官方网站发布《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

  《情况》中称,9月10日上午9时许,宜黄县相关部门工作人员到钟家进行政策法规宣传。钟家人将门关闭,不让工作人员进入,又故伎重演,将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泼洒在二楼窗户、墙壁和自己身上。

  当工作人员迅速准备离开时,钟如奎、钟如翠等人冲上了三楼,与正准备撤离的工作人员发生了言语上的争执。随后钟如奎和钟如翠等人被工作人员劝下楼,到了一楼的空地。

  此时,三楼的罗志凤、叶忠诚两人提了小桶汽油爬上三楼屋顶,快速沿着屋脊泼洒汽油,叶忠诚点燃了屋脊上的屋椽进行恐吓。

  由于风力的作用,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忠诚身上衣服。叶忠诚慌忙自救,并将着火的衣服脱掉甩出去时,却不慎点着身边的罗志凤,两人互救身上的火才扑灭。钟如奎家人此时的情绪十分激动,钟如琴也在屋内点燃泼洒了汽油的棉被,从二楼砸向楼下的工作人员。


  而钟如琴在扔下一件点燃了的泼洒了汽油的衣服时,被火星溅到身上引起燃烧,立即从二楼跳到一楼的空地上。在这危急情况下,现场工作人员迅速冲上前,用草皮和泥土把她身上的火扑灭。随后,工作人员迅速将伤者送往医院救治。

  《情况》中称,整个事情发生的过程,宜黄县城建等部门的工作人员未对该拆迁对象实施依法强拆行为(现场无任何机械设备),拆迁对象总是想借点燃汽油的方式威胁上门工作人员离开和达到他们想得到高额补偿的目的,不存在自焚的本意,更没有料到会出现如此后果。据《潇湘晨报》 (本文来源:山东商报 ) 

相关评论:

  不能让“宜黄事件”发展成违宪恶例

     (新华网—湖南频道)宜黄强拆事件的恶性,到昨天已经上了一个台阶。如果说之前的强拆以及由此导致的拆迁户自焚(当地政府称之为意外自伤)还勉强算得上利益互搏的话,那么,由政府强力阻扰公民乘飞机并限制人身自由的行为,便是与民事无关了,演变成赤裸裸的践踏公民权利。(相关报道见快报今日封7版)在这条公权放纵的路上走下去,结果只能更坏:法治原则被肆意嘲弄,宪法尊严将不复存在。

    据媒体报道,为了达到政府既定的拆迁目标,宜黄强拆其中的一户人家动用11个单位185人。当地文件显示,为了实现对居民房屋的强制拆迁,当地政府成立了以副县长为第一副总指挥的强拆工作指挥部。参与人员包括县公安局30人、县城管局15人、县医院4人、县拆迁公司50人……当然,这是第一线的人员,想必“后方”还有法院、检察院、政府大院等一干更为强力的后援。从中可以看出,强拆已经不是土地开发商和动迁户之间的市场纠葛,而是由政府名正言顺地走到前台所主导的土地一级开发。政府和拆迁户之间的矛盾,使强拆划分出极其强势和极其弱势的双方,只要有一方不妥协,弱势的一方必败无疑。拆迁户钟家最后以三人自焚抗争的方式,就是这一力量对比下的极端反应。

    但是,就像“9.10”之前全国所发生的其他自焚抗议事件一样,钟家的遭遇只能以悲惨结局。地方政府对民众以命相搏的举动已从最初的紧张无措,发展到今天的冷漠应对。如果继续这种鸡蛋碰石头的辛酸游戏,不仅会造成旁观者的麻木,而且掩盖这种行为本身的警世意义。所以,钟家亲人的进京上访,是这个悲剧意义放大的唯一途径。显然,当地政府有关领导看清了这点。他们阻止“9.10”事件的升级,是担心这一事件会成为一场法治革命的活标靶。

    这个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从中央高层到社会各界,频频对一些地方政府赶在拆迁法出台之前拼命抢拆、强拆居民住房的恶劣行径,发出严厉的批评之声。近日,国土部再一次发文强调,严禁各地方政府直接插手土地开发、拆迁。在这样的情势下,更为严厉的调控措施和惩治政策可能出台,谁碰在枪口上谁就是靶子。宜黄的恐慌,在一定程度上是担心自己成为反面教材。“机场围堵战”不能不说是这种心态的应激反应。

    不顾民众死活、藐视法治原则、背离执政基础的暴力拆迁、强制拆迁,激起了公愤,触犯了社会的容忍底线,挑战最高的宪法原则,必须坚决予以制止,如果我们容忍和默认,宜黄事件将成为一个恶例。

    宜黄“9.10”事件的升级版,是这类事件走向极致的一个典型。它的危害性,在于它把宪法的尊严,置于非常脆弱的维护边界。

    在我国的宪法中,有关“公民基本权利”的规定,是宪法基本原则之一。公民的人身自由和财产不受侵犯,是宪法确认保护的权利。如果这一原则遭到破坏,宪法尊严将不复存在。宜黄方面对公民权利的粗暴干涉、侵犯,看似政府为公共利益越权,其实是藐视宪法威信,最终损害的是公意和国法。

    宪法的另一基本原则是一切权力属于人民。我国现行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都是由民主选举产生,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国家行政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都由人民代表大会产生,对它负责,受它监督”,“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等等。反观宜黄强拆事件,所有公权力都被行政权力绑架了,既谈不上权力相互制约,更谈不上民意的监督。宪法的权力制约原则被束之高阁。

    宪法规定国家事务法律化、制度化,并严格依法进行管理,所有机关、组织和个人都必须严格依法办事。但是在宜黄强拆事件以及其后的机场堵人事件中,无论是违法强拆,还是违法扣人,我们看不到一点行政机关依法办事的影子,有的只是对法治精神的无视。

“宜黄事件”在地方政府违宪方面的“突破”,为我们反思强拆事件屡禁不止原因提供了最典型的实例。到现在(9月17日)为止,除了舆论的抨击外,宜黄还没有受到来自宪政方面的任何指责。之前,也没有多少强拆事件责任官员受到法律的制裁。这不能不说是“宜黄事件”越走越远的重要背景。

 

  罗志凤身上着了火。图片来源:红网

罗志凤和叶忠诚自焚两分钟后,二楼的钟如琴像个火球一样从楼上跳了下来。图片来源:红网


上一篇:换一盏路灯 至四人电亡
下一篇:自然灾害救助条例等一批法规规章9月1日起施行
 【公共评论】[目前共有0条评论] [发表评论]
暂时还没有评论
第0页,共0页,共0条评论
本站介绍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相关法规 | 新法速递 | 本站案例 | 案件委托 | 接案程序 | 友情链接 | 网站管理 
 
侵权赔偿法律服务网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石厦北二街新天CBC大厦B座1806室广东福强律师事务所 GUANGDONG FUQIANG LAW FIRM
联系人:麻律师 电话:0755-82784335 手机:13714314779 传真:0755-23943870
本站部分资料参照了各界朋友的智力成果,如果您认为侵犯了你的合法权益请告知本网立即删改!
......
欢迎光临,您是本站第位访客
技术支持:中国博智环球建站网